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纺织正文

棉花两月涨价54% 家纺企业不能承受之重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11 浏览次数:133
  从9月1日的1.3万元/吨,到11月3日的接近2.8万元/吨,短短两个月时间,国内棉花价格仿佛坐上了过山车,累计涨幅高达54%。继绿豆、白糖等大宗商品之后,棉花也被推入了非理想涨价的漩涡之中。
  
  在日前举行的首届中国家纺论坛上,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杨东辉直言,近期棉花价格涨价主要是短期缺失效应放大的结果,呼吁国内纺织企业不要跟风抢购。国内一家龙头家纺企业的负责人甚至倡议,如果企业的棉花储备可以支撑半个月时间,就不要再去抢购棉花,以避免棉价进一步暴涨。
  
  业内专家预计,2010~2011年全球棉花市场的供需缺口已经达到89万吨。如果近期棉花供给不能有效增加,这种短缺形势很可能持续到明年6月份。
  
  高棉价“吞噬”利润
  
  9月份以来,我国新一轮原料涨价风暴来势汹汹,9月10日~10月25日,21S棉纱价格涨幅超过25%,家纺面料价格也上涨了15%。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国家纺企业正在面临金融危机之后最为严峻的考验。
  
  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对国内14个家纺产业集群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家纺行业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1444.4亿元,同比增长17.96%;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16.8亿元,同比增长18.33%;完成利润总额66亿元,同比增长24.25%,家纺行业平均利润率为4.66%,比上年同期仅提高0.23个百分点。
  
  从不同家纺企业的情况来看,家纺协会对50家布艺企业、50家床上用品企业和15家毛巾企业利润的对比结果显示,今年前8个月,床上用品企业的利润最高,累计增幅达到57.9%,其次为布艺企业,利润增幅为44.4%,利润增长最慢的是毛巾企业,只有24.7%。
  
  究其原因,用中国家纺行业协会会长杨兆华的话来说,是因为毛巾的主要原料棉纱价格涨幅高于床上用品主要原料面料和布艺主要原料涤纶。此外,毛巾企业独立承担的生产工序较长,棉纱涨幅过快导致下游企业难以消化和掌控。
  
  “就国内市场而言,由于9月份以来的棉花涨价是在8月份的价格高位之上进行的,企业自身难以消化,必须相应调整产品价格,调价后产品的销量肯定受到影响,进而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情况。”杨兆华坦言,此外,由于原料涨价过猛,企业的秋冬两季订单及长期订单严重受损,导致企业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与此同时,考虑到全球市场需求恢复的抑制性因素仍未完全消除,以及人民币升值预期加大等原因,家纺企业主动提价的底气和能力明显不足。
  
  从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在“无米下锅”和“无力提价”的双重压力面前,目前不少家纺企业已经陷入微利甚至亏损的尴尬境地。
  
  在中国经编名镇浙江海宁马桥镇,经编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沈顺年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园区呈现产销两旺的良好局面,是近年来市场形势最好的一年。前三季度,园区累计完成工业产值115.9亿元,同比增长41.5%;实现销售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45.7%;但是,利税总额只有5亿元,同比增速只有5.6%。
  
  “除了劳动力、燃料动力成本上升,以及节能减排的影响之外,棉花等原料价格上升是其中的重要因素。”沈顺年表示,从长远来看,原料价格上升是必然趋势,但是涨价速度和幅度要适度,不能大起大落,否则下游企业很难承受成本增加的压力。
  
  出口企业成“重灾区”
  
  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原材料成本所占比重较低,以及拥有品牌和渠道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内销企业具有较好的价格传导和抵御风险能力。
  
  湖南梦洁家纺股份公司行政总监漆鸿杰告诉记者,目前企业的开工率充足,明年的手持订单情况也较为理想。该公司属于典型的内销型企业,出口比例只有6%~8%。
  
  相比之下,以出口为主的家纺企业,尤其是单纯OEM企业面临的市场形势颇为严峻。
  
  “对于贴牌企业来说,只能单纯赚取加工费,如绣花企业工人的每一针都有明码标价。”杨兆华表示,总体来说,贴牌企业实行订单式出口方式,企业3个月前接单时根本无法预判原料价格会出现如此大幅的波动。
  
  记者了解到,今年广交会期间,国外采购厂商基本接受了2.8万元/吨的棉花高价,并且开始执行一个星期的弹性接单制,即国内企业7天内不接单就意味着自动放弃,这种方式无疑会影响到国内企业明年的生产计划安排。
  
  参加广交会的众多家纺企业纷纷表示,他们对原料涨价和未来市场形势感到迷茫,目前接单格外谨慎。一位国内家纺企业的负责人甚至半开玩笑地说,“企业准备广交会结束后就给企业员工放假,等到明年春节再开工。”
  
  杭州市余杭区是我国重要的家用纺织品产业集群,也是中国布艺名城,拥有4600多家家纺企业,2009年328家规模以上家纺企业实现工业产值超过100亿元,从业人员达到3.5万人。此番棉花价格的疯涨对余杭家纺企业的冲击尤为明显。
  
  余杭家用纺织品产业协会会长、浙江众望控股集团董事长杨林山告诉记者,相比近期同样广受关注的人民币升值,棉花价格上涨对企业的影响更加直接。据悉,该集团的出口比重高达85%。
  
  “面对一天一个价的棉花,目前企业只能根据原料价格变化情况,每一单商谈一个具体价格,而且还不敢接明年的订单。”杨林山说,企业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把今年之内的订单处理掉。
  
  与众望集团不同,安徽星星轻纺集团是一家面对美国市场的完全出口型家纺企业。该集团总经理管蕾告诉记者,当前公司已经处于微利状态,出口接单只要保本就行。据介绍,棉花成本占到该公司产品总成本的73%左右,最高可达80%。
  
  “为降低成本,公司已经关掉了占到总产能三分之一的所有外联厂,目前企业的开工率只有三分之二。”管蕾无奈地说。
  
  在棉价疯涨的形势下,棉纱价格也水涨船高,而且波动更加频繁,这使得下游的家纺企业异常难受。
  
  “如果上游棉纱企业不报价,企业也无法确定原料成本,有时只能根据当天的棉价自己估算订单报价。”管蕾坦言。
  
  记者了解到,按照以往的规律,如果棉花价格上涨10%,棉纱价格的涨幅通常只有5%;但是按照今年的市场形势,在棉花价格上涨10%的情况下,棉纱价格的涨幅已经高达15%呼吁国家出手抑棉价。
  
  记者从11月初召开的中国家纺协会五届一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了解到,针对棉花价格上涨形势,家纺协会已经达成共识,近期将联合上书相关部门,呼吁国家尽快出台抑制棉花价格上涨的政策措施,同时兼顾国内广大棉农的利益,科学论证当前棉花价值的合理性。
  
  家纺协会呼吁,时下家纺企业必须双管齐下,一方面不断开发新产品,提升品牌文化和产品附加值,增强国际市场话语权和定价主动权,主动以高质量的产品赢得市场;另一方面,有效降低原料成本在产品成本中的比重,重视终端和渠道建设,并且加快营销模式创新。
  
  杨兆华建议,面对居高不下的原料成本,国内家纺企业尤其要大力实施研发创新,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同时不断提高内部管理水平,实现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的优化升级。
  
  在棉价疯涨的形势下,棉纱价格也水涨船高,而且波动更加频繁,这使得下游的家纺企业异常难受。
  
  相关报道
  
  棉花相关产品价格大涨
  
  在近期棉花价格一路飙升的情况下,其相关产品涤纶短丝和涤纶长丝的价格也呈现非理性上涨态势。记者采访发现,如果说涤纶长丝的价格上涨是金融危机过后的补偿性增长,那么涤纶短丝的涨价可以用阶梯式上升来形容。
  
  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市场监测数据显示,9月10日~10月25日,棉花主要替代品涤纶短纤的价格涨幅超过30%,与之相关的涤纶长丝价格涨幅也超过15%。
  
  位于浙江海宁经编产业园区的浙江海利得公司生产部负责人马建平告诉记者,今年8月份以来,企业所需主要原料聚酯切片的价格已经累计上升20%,导致其产品工业长丝的价格也上涨了十几个百分点。
  
  “通常来讲,企业平均2、3个月调价一次,进入10月份以来,企业每隔半个月就要调整价格,不过,总体来看,目前原料的涨价幅度已经接近下游企业承受能力的极限。”马建平告诉记者,与此同时,企业的生产库存也呈现下降趋势。
  
  至于原料价格“坐火箭”上升的原因,马建平也说不清楚。
  
  他告诉记者,就在今年上半年,企业对工业长丝市场的前景还比较谨慎,更没有预料到原料价格涨幅如此剧烈。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工业长丝普通品种的价格已经触及1.5万~1.6万元/吨的高位。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
?